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93444cm开奖结果澳门 >

下)-七地中海里四十八小时

  地中海,举世无双的蓝色海洋,希伯来人称之为“大海”,古希腊人称之为“海洋”,古罗马人称之为“我们的海洋”。地中海沿岸生长着橘子树、芦荟、仙人掌和海松,到处弥漫着香桃木的芳香,环绕着峻峭的山峰,空气洁净透明,地下熔岩活动频繁。这片美丽的海域不断受到战火的蹂躏,这里是尼普顿和普路托罗马神话中的冥王,波塞冬的兄弟。至今仍为争夺世界霸权而战的真正战场。米什莱法国历史学家。曾经说过,就是在这里,地中海沿岸和海面上,是地球上人类相互杀戮最激烈的地方之一。

  不过,尽管地中海非常美丽,可对于这个面积2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我只能留下匆匆一瞥。尼摩艇长甚至没向我透露一点他本人所掌握的关于地中海的情况,这位神秘人物在我们快速横穿地中海期间,一次都没有露面。我估计,“鹦鹉螺”号在地中海里航行了600法里,整整用了48个小时。2月16日早上,我们从希腊海域出发,18日日出时分,我们已经穿过了直布罗陀海峡。

  在我看来,尼摩艇长显然不喜欢地中海,因为地中海两岸是他要逃避的两块大陆,所以艇长匆匆驶离。地中海的波浪和海风即使不会给尼摩艇长带来太多的遗憾,也会唤醒他太多的往事。在这里,尼摩艇长不再像在各大海洋里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行动,“鹦鹉螺”号对夹在非洲和欧洲海岸之间行走感到非常压抑。

  当时,“鹦鹉螺”号的航速高达每小时25海里,也就是每小时12法里。不用说,尼德·兰不得不放弃他的逃跑计划,心里极其气恼。因为在航速为每秒12~13米的情况下,尼德·兰根本无法利用潜艇上的小艇。在这样的情况下逃离“鹦鹉螺”号,就如同以相同速度从快速行驶的列车上往下跳,无疑是极端卤莽的行为。更何况,“鹦鹉螺”号只有在夜间才浮出水面更换空气,而且完全根据罗盘上指示的方向和测程器指示的航速行驶。

  我在地中海水下看到的景色,就如同一位快速列车上的乘客沿途所见到的从他眼前一掠而过的景色,也就是说,是远处天际的远景,而不是像闪电般飞驰而过的近景。虽然如此,我和康塞尔还是观察到了地中海的几种鱼类,这几种鱼仰仗着自己强有力的鱼鳍,能够游得很快,与“鹦鹉螺”号并驾齐驱一段时间。我们靠在客厅的玻璃窗前观察,当时所做的笔记使我后来得以对地中海鱼类学进行简单修正。

  对于生活在地中海的种类繁多的鱼类,我看清了一些,也瞥见了一些,且不说由于“鹦鹉螺”号的速度太快,我的眼睛还没来得及捕捉到的鱼类。因此,请原谅我按照这种不严谨的分类法对这些鱼类进行分类,以便更好地描绘我走马观花式的观察结果。

  在被灯光照得透亮的海水里,有几条身长一米的长鳃鱼,像蛇一样扭动着长长的身躯,这种鱼几乎能够适应各种气候。还有几种体宽五英尺、灰脊白腹、身上带有斑点的尖嘴鳐鱼,就像一条条宽大的披肩在水流中舒展。其他种类的鳐鱼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我还没来得及辨别出这些鳐鱼是否称得上古希腊人给的“老鹰”这个称号,或是那些现在打鱼人滑稽地取的外号,“老鼠”、“蟾蜍”和“蝙蝠”。体长12英尺,潜水员畏之如虎的鸢鲨,正在水中竞相赛跑呢。体长8英尺、嗅觉极为灵敏的海狸,看上去如同一个浅蓝色的大影子从我们眼前一闪而过。属鲷鱼属的扁鱼,其中有些长达13分米,身上穿着银白天蓝两色相间的彩袍,在深色鳍的衬托下格外醒目;这种鱼是用来祭祀维纳斯女神的,眼睛上长着一条金色的眉毛;这种鱼属于珍稀的鱼种,能适应江河、湖泊和海洋等各种水域的生活,以及各个气候和各种温度;这种鱼可以追溯到地质时期的鱼种,仍保持着原先的花容月貌。还有一些行动快捷的美丽鲟鱼,身长9~10米,甩动着有力的尾巴,不时地撞击客厅的舷窗玻璃,露出布满栗色小斑点的浅蓝色脊背;这种鱼和鲨鱼很像,可力气却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在各个海域里都能看到;春天,鲟鱼喜欢游到大江大河里,逆伏尔加河、多瑙河、波河、莱茵河、卢瓦河、奥得河的水流而上,以鲱鱼、鲭鱼、鲑鱼等其他鱼类为食;虽然鲟鱼属于软骨动物纲,但味道鲜美,能够鲜吃、晒干、醋泡和盐制;从前,古罗马人荣耀地将这种鱼端到卢古留斯古罗马将军,以宴饮奢华著称。的餐桌上。在“鹦鹉螺”号贴近水面行驶的时候,在地中海各种各样的鱼类中,我观察得最清楚的鱼,是属于骨质鱼纲第63属的鲭鲔鱼。这种鱼脊背蓝黑,腹部长有银甲,背部辐射条纹闪烁着金光。鲭鲔鱼素来喜欢追逐轮船,在热带地区烈日炎炎的阳光下寻求一处遮蔽阳光的阴影。这一次,鲭鲔鱼也没有辱没自己的名声,一直陪伴在“鹦鹉螺”号左右,就像当年陪伴着拉佩鲁兹率领的船队一样。整整好几个小时,鲭鲔鱼一直与我们的潜艇比赛速度,我当然不厌其烦地欣赏这些天生有赛跑天赋的动物,小小的脑袋,身子光滑呈梭形,有些体长超过3米,胸鳍特别灵活、有力,尾鳍叉开。鲭鲔鱼像一些成群结队飞行的鸟儿一样,游动时列队呈人字形,速度也能与鸟儿相媲美,因此古人称赞鲭鲔鱼熟悉几何与战略。然而,这种珍贵的鱼却逃脱不了普罗旺斯人的捕杀,普罗旺斯人珍视鲭鲔鱼就像当年普罗彭提斯今土耳其的马尔马拉海。人和意大利人珍视鲭鲔鱼一样,这种珍贵的鱼茫然地、卤莽地钻入了马赛人设置的鱼网中,成千上万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