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走进丰正 >

图文:撕心裂肺的恸哭声瞬间爆发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昨晚,北京丽都酒店,一位MH370航班乘客家属听闻噩耗后晕倒被送医 CFP图

  在经历了17天跌宕起伏的情绪波动后,北京丽都酒店24日晚间迎来了情感的集中爆发。

  当晚,在收到紧急开会的通知后,住在北京多个酒店的MH370航班乘客家属赶到丽都饭店。尽管内心惴惴不安,但还是有不少人选择穿着红色衣服。一个中年女性说:“我一直认为他会活着回来,而红色象征着吉祥。”还有一位女家属穿了一件印有“祈福马航370等你回家”的T恤。

  但是,当电视直播中“坠毁”二字传出,将近500平方米的家属区再也控制不住压抑的情绪,一时间,哭喊声、尖叫声、撞击桌椅声此起彼伏,场面几乎失控。他们始终不肯相信,他们的家人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的确,在过去的17天中,这些家属的内心备受煎熬。劫机、坠海、甚至是进入平行空间……面对纷乱的传闻,他们经历了最初的惶恐,以及随后的焦虑,但始终未曾放弃希望。因为在他们心中,家人一定会回来身边。

  然而,天意弄人。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一句“ended”,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剪刀,将500多人的希望在转瞬间剪得粉碎。从这一刻起,失联变成了失事,他们便与最爱的亲人就此阴阳两隔,当初的短暂分别也成为永久的别离。

  那位红衣女家属此时呆呆地倚靠在墙角,无依无靠,她的眼中已经没有泪水,就那样无神地望着前方,嘴中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

  穿戴着维吾尔族服装的一家四口紧紧抱在一起,泪水交织在一起,他们用维语为家人祷告,期盼他们平安到达天国。

  一对失去儿子的老夫妻瘫倒在地上,满脸皱纹的母亲近乎昏厥,而老父亲则无助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妈妈对不起你。”说这话时,老人的嗓子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也早已洒满一地。

  一个年轻的姑娘掩面扑倒在男友怀中,起初是啜泣,随后便再也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让我哭死吧,也算是对妈妈尽孝了。”说着,她便一下子晕倒在地。

  一位身穿皮夹克的男青年无神地呆坐在大厅正中,一言不发,眼神中写满空洞,任凭在场的工作人员如何劝阻也不肯离开。据陪伴他的朋友讲,在这一夜,他一下子失去了双亲。

  不远处,一位哭得撕心裂肺的母亲已经站不起来,两个女儿跪倒在她的脚下,一家三口哭作一团。“儿子你回来吧!”悲情的母亲高喊着,将现场的伤感再度推向顶峰。随后,她近乎呓语般地叨念着:“让我和你一起走吧。”话音刚落,偌大的会场再度哭声一片。

  22点,23点,再到24点,整整两个小时内,哭喊声没有片刻停歇,家属们也久久不愿离去。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商讨下一步如何面对。医务人员穿梭其中。

  (记者徐剑桥)昨晚,本报记者连线在吉隆坡采访的南方日报记者戎飞腾获悉,昨晚的发布会结束之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一行匆匆离开会场,即使被媒体记者围堵也未回答任何问题。现场许多同行和女记者们都在抽泣,很多人眼睛都是红红的。一位记者在讲述中突然情绪失控,扑倒在地失声痛哭。

  戎飞腾介绍,在吉隆坡家属下榻的酒店,仍然保持着较强的安保,拒绝让媒体接触家属。有当地华文媒体记者拍摄到,中国驻吉隆坡使馆参赞林动前往探视家属。

  与此同时,在北京丽都饭店的同行也告诉本报记者,听闻马方宣布MH370坠毁的消息后,家属们哭声一片。有数名女家属晕倒,医护人员在现场抢救。

  此前,一些家属收到了号码为41的英文短信,翻译过来的主要内容是,飞机在南印度洋海域坠毁。一部分家属不断发着“不可能,大家要挺住”的鼓励信息,一部分家属本能地追问着消息来源。在得知号码所在地是香港后,家属的情绪曾暂时平稳。

  当最终的消息传来,不少家属们仍不断否定着这一残忍的结果:“我们不相信分析,我们只要证据!”

  据英国媒体报道,MH370乘客家属将乘坐包机前往澳大利亚。部分家属表示,在没有进一步消息前,不会应约前往澳大利亚或马来西亚。也有不少家属表示希望前往澳大利亚,至少能离亲人更近一些。

  马航客机失联事件朝着人们最不愿看到的结局发展。在举国默哀之余,外界也十分关注接下来的赔偿问题?公开数据显示,马航2011至2013财年,三年分别亏损47.4亿元、8.1亿元、22亿元人民币,总计逾77亿元。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马航方面称绝不会推卸赔偿责任,也不会以刑事案件为由拒绝或降低赔偿。

  事件发生至今,多家保险公司都已经接触乘客家属。其中马航主要牵头再保险公司德国安联,已经开始处理初步赔偿,已和其他再保险公司一道支付了部分首笔赔偿金。

  航空公司的再保险商此前的理赔,并不代表已经认定乘客死亡。因为根据《蒙特利尔公约》,航空公司在空难发生时,必须向乘客家属先行支付部分赔偿金,以帮助乘客亲友应付与事故相关的一些即时需求,但最终赔偿还要等到客机的下落明确。

  一般来说,航空事故伤害赔偿和事故原因相挂钩。如果马航失联事件最终是因为航班成员误操作导致,根据《蒙特利尔公约》,马航对每名乘客的赔偿,将不低于120万元人民币。如果最终认定是一次,或是其它由第三方人为因素所致,参考1988年洛克比空难,赔偿金额可能成倍增加。

  而在中国方面,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在370航班失联当天,就向所有保险公司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建立24小时应急中心,联系乘客家属,做好救援理赔等各项准备工作。

  国际评级机构标普预测,马航370班机失联个案,可能将成为911事件以来最大一桩空难理赔。综合温州商报、新京报

  半个多月来,我和无数国人一样,每天都在刷新网络上的信息。作为一名记者,我曾飞赴马来西亚,近距离探视了风暴中心。

  那些一次次赶往发布会现场的同行,不断往前拥挤,努力提问,然后又无奈撤离,他们的不甘记录在了我的微信朋友圈里。

  我不敢将电话打给马来西亚华裔艺术家廖伟成。18天前,他将24名中国艺术家送往吉隆坡机场,一句“祝平平安安”斯成永诀。在马采访时,他跟我说,易中网特码专家,“万分痛惜,非常难过,打造一个艺术家太不容易。”

  我不敢将电话打给马来西亚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主席缪进新。这位74岁的老人当时噙泪感叹,“命运弄人,又来一次,哀我同胞,心情沉重!”1977年马航班机失事100人遇难,当时他5个关系很好的华人朋友遭遇不幸。

  此刻,我能跟他们说些什么呢?安慰显得苍白,我们拿什么跟逝者说安息,跟生者说坚强?

  时间已翻向3月25日,千万里之外,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搜索行动还将继续,我们会寻找现存疑问的答案,对MH370所有的追问,才刚刚开始,我们冀望有深入的调查,提供答案。